關於部落格
她問,你有什麼難過的事情麼?
我說,我愛過一個人。
  • 4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很多事

我常在想我是一個沒有當年的人。
太年輕,太幼稚。
沒有過刻骨銘心,沒有一首歌聽了會流淚。
太多的執著,吵吵鬧鬧地過日子。
很多原本誓言會記得很清楚的事情,最後總是化成枝微末節,面貌不清。
十幾歲,要怎麼把風景都看透。

打到這裡突然什麼都想不起了。
最近記憶力總不大好。
分明腦袋裡前一秒還知道要講什麼的,話到嘴邊就忘了。
或者打好了一段,回過頭來又一個字一個字地刪除了。

前幾個禮拜凌晨1點多開著MP3的時候,很短暫的時間裡我想到了Z。
4月的第五次模擬考我沒有考好。
Z則是連自己都很意外地考了高分。
有兩個禮拜我都活在意志消沉的世界裡。
後來有一個星期六或是星期日,我說,我要出去走走。
Z說,我帶妳去一個地方。
我說,好。
騎著單車我們到了河堤,天還亮著。
5點多吧。
我們一路往右,無窮無盡的下坡。
大約騎了一公里遠,我們才碰到盡頭。
可還是有路能走的。
不過我們畢竟不想經過蟑螂老鼠的洗禮。
掉頭衝刺了整個上坡之後,我們扛著單車上樓梯。
天完全暗下來,路燈早已亮起。
我開著手機播音樂,第一次有勇氣學Z躺在水泥地上。
大多數時間我們不說話,看著星星而已。
Z說,考完試我們再來這裡好不好。
我說,好。
但這件事總沒有實現。
也許連我們自己都忘了吧。
風很大。
那個時候我在想,夏天來了。
我說,我們該回去了。
他問,幾點。
我說,8點半多。
騎單車回到空蕩的屋子裡,我們沒有開燈。
我說,我要睡一下。
Z說,我也是。
他拿起小海星和MP4。
我說,我要聽Mariah Carey。
然後就閉起了眼睛。
再睜開眼,就是那首歌,重複地播放。
後來我每聽一次,都會想到那晚我和Z躺在沙發上,張著眼睛看著「逃生出口」的綠燈幽微地亮。
到了副歌我總是要惆悵的。

剛才我只是重複地聽L那一段凌晨5點15分記錄的音頻。
現在我只是重複地聽同一首歌。
不知道為什麼。

星期六的時候我沒有趕上火車。
搭上另外一班的時候,我只能無奈地坐在廁所對面的椅子上。
然後花80塊錢買一個難吃的便當。
看起來活像個離家出走的小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